您当前的位置: 企业网站演示> 脱芳烃溶剂
产品中心  

潞安煤制油的“版本升级”

潞安集团高硫煤清洁利用油化电热一体化项目。

潞安集团高硫煤清洁利用油化电热一体化项目。



  热点关注

  5月中旬,记者再一次来到潞安集团180万吨/年高硫煤清洁高效利用油化电热一体化项目(简称180项目)施工现场,放眼望去,车辆穿梭、机械纵横、工人忙碌,一切都在有条不紊、紧锣密鼓地进行着。站在厂区的最高端远眺,宛若长龙的皮带,直入云霄的烟囱,交织缠绕的管道……把工地装点得格外壮美。深入施工装置区,管道焊接火花飞溅、电缆铺装小心翼翼、表面处理精致用心……一切都是那么井然有序。

  “截至目前,项目已完成总进度的93%,其中,气化、净化、合成等装置区内的部分单元也都相继进入单机调试阶段,计划于2017年3月投料试车。届时,一个高端、绿色的精细化学品工业园区就会屹立于太行之巅。”潞安集团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。

  实施高端创新制胜战略——走出一条国际化的煤基精细化学品之路

  潞安的煤制油之路起步于2006年,当年中标国家级项目,开始建设国内第一个间接液化煤基合成油示范工厂——潞安集团16万吨煤基合成油示范厂。2008年12月22日,他们生产出中国第一桶煤基合成油。

  但此时,产业形势逐渐发生变化,再加上煤炭企业没有油品定价权,煤制油发展前景不明。

  出路何在?潞安的选择是走一条差异化、高端化、国际化的煤基精细化学品之路。

  潞安主要利用煤基费托合成技术生产油品及化学品。这同石油化工企业相比,在原料和工艺技术上有很大差异。

  “这种工艺就是煤经过气化先制成煤气,再净化去除杂质,经过合成反应得到纯净的液体产品。然后在适当的温度、压力和催化剂作用下,将液体产品合成,得到组成单一的直链烃混合物。将其采取烷基化、羰基化、甲酰化,进一步利用后的产品再生产柴油等。”潞安集团工程技术人员表示。

  潞安集团董事长李晋平说:“在煤制油的这条产业链上,可以延伸出很多的链条和分支,精制出不同的产品,如果说传统的以汽、煤、柴为产业定位,以替代石油基燃料产品为目标的煤制油产业是1.0版本的话,那么由石油基产品替代向高分子化学领域、生物化工领域的跨越,就是煤制油产业的2.0版本。”

  从2012年开始,潞安集团先后与中科院上海高研院、中科院山西煤化所、天津大学等高校和科研院所合作,利用现有年产16万吨煤基合成油示范厂作为试验基地,开始这一产业升级。经过4年多的努力,他们已探索出高端蜡产业、碳氢环保溶剂、高档润滑油、特种燃料油、专属化学品以及生物化工五条转化路径。

  “我们已生产出了49种精细煤化工产品,销售收入相当于直接销售煤炭的近5倍。”李晋平说。

  产业升级倒逼技术升级——与Sasol、Shell并肩而立

  在日常生活中,人们经常会用到一次性纸杯。它里面涂着一层蜡膜。这层蜡膜必须是高熔点特殊蜡,以保证盛放沸水时不会融化而间接伤害人体。过去,这样的食品级蜡,依靠进口。如今,潞安集团已经自主研发出了这样的高端精蜡。

  2015年9月20日,潞安煤基合成油公司费托合成蜡精制装置投产,产品各项指标均达到国外进口蜡水平。潞安集团成为继南非萨索尔(Sasol)、荷兰皇家壳牌集团(Shell)后全球第三个能生产高熔点特殊蜡的企业。目前,我国高端精蜡年需求量为20万吨,利润空间近6亿元。

  高端精蜡只是潞安集团自己研发、技术突破取得的成果之一。

  煤制油产业升级2.0版,最为关键的是技术障碍。潞安集团煤制油的升级之路并不容易。

  “研发过程更多的是压力,容忍研发失败对技术人员来说真是难以逾越的坎。”潞安精细化学品公司董事长刘俊义说。

  在研发无芳溶剂油的时候,实验室里的小试样品非常好,小样送出去很快便接到意向订单。但是,2014年9月,年产2万吨工业装置投产后,产品始终有残余气味。一边是客户不停催货,一边是无法逾越的技术门槛。

  “我们曾想放弃无芳溶剂油这个产品,改产质量等级较低的D系列溶剂油。但是产品售价会下降30%,且对潞安集团声誉会造成一定影响。”刘俊义说。

  为了防止产品滞销导致停产,技术人员开始在工艺流程、生产条件、操作指标等方面找原因。在这个过程中,他们竟然开发出一种全新的低能耗脱芳烃技术,芳烃含量降至0ppm。这种芳烃不仅可以作为化妆品的基础油,还达到了食品添加标准。产品批量投放市场后,直接导致进口产品在国内的数量大幅缩减,引起不小的轰动。此后,该技术申请了专利。

  潞安集团精制蜡投产初期,产品颜色发黄,油含量严重超标,只能作为低端PE蜡低价处理,产品积压到近1万吨。技术人员开始对精制蜡生产工艺、运行参数进行无数次试验,屡败屡试。他们和科研院所的教授一起优化运行参数,和设备厂家讨论设备改造的可能性。经过半年多的科技攻关,技术人员终于生产出了完全可以替代进口产品的高端费托蜡产品,可以与Sasol和Shell的产品相媲美。

  2.0 版的广阔空间——很多的蜡和太行牌润滑油的故事

  煤制油产业的2.0版本,其产品的丰富性,决定了产业发展空间的广袤。

  光一个蜡,就能把不懂行的说晕。

  潞安煤基合成油公司技术人员告诉记者,以费托合成粗蜡为原料,经过精细分割,可分成不同熔点的系列精制蜡,60号、70号、80号、90号、97号、105号、115号等,再根据不同应用需求,以精制蜡为原料生产微粉蜡、氧化蜡、氯化蜡、抛光蜡等,再利用氧化蜡生产乳化蜡,利用抛光蜡生产车蜡、鞋油、地板蜡等。

  在生产现场,记者看到,超微粉蜡非常白、非常细,像面粉一样。这种微粉蜡粒径5微米,分散均匀,如果用于防水油漆、地板上光、汽车蜡等,不仅手感好,而且光亮度极佳。

  而他们生产的氧化蜡已经通过了美国FDA、NSF食品级认证。“这种蜡主要是用于水果保鲜。”技术人员告诉记者,“把特色水果从美国运到中国,需要将氧化蜡喷涂在水果表面,既保持了水分,又能溶于水。”

  异构烷烃溶剂油是潞安集团利用专有技术生产的又一款拳头产品,于2014年5月20日投产,生产4个牌号异构烷烃溶剂,产品市场供不应求。

  该类溶剂油具有挥发性适中,制成香水可长时间保湿,制成杀虫剂可起到延长药效的作用。该项目不仅打破了国外技术和产品垄断,而且当月投产当月就实现了盈利。目前,潞安集团正在积极开拓化妆品、金属清洗、杀虫剂等领域市场。

  2015年11月,全球第一套用煤制造的合成润滑油项目正式投产。太行牌润滑油使潞安集团成为继昆仑润滑油、长城润滑油之后全国第三个独立生产、配方、经营的润滑油企业。